首页 资讯 养殖 家禽 特养 昆虫 种植 图片 行情 相关

养羊

旗下栏目: 养猪 养牛 养羊 养狗

克苏中的主要神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8-15
摘要:又译作阿扎托特,克苏鲁神话体系中最高位的存在,近似主神的神格。与古典神话中全知全能的主神们完全不同,阿扎托斯是一尊完全没有智慧,全凭本能运行的神只不过克苏鲁神话的缔造者洛夫克拉夫特将这一点作为阿扎托斯的本来属性以象征他心目中宇宙的本质恐怖

  又译作阿扎托特,克苏鲁神话体系中最高位的存在,近似主神的神格。与古典神话中全知全能的主神们完全不同,阿扎托斯是一尊完全没有智慧,全凭本能运行的神——只不过克苏鲁神话的缔造者洛夫克拉夫特将这一点作为阿扎托斯的本来属性以象征他心目中宇宙的本质恐怖性,而克苏鲁神话的改写和整理者德雷斯认为阿扎托斯本来是有智力的,是全宇宙邪恶力量的首领,后由于率领旧支配者一族反抗全宇宙善的存在——旧神一族,遭到失败,被旧神封印,失去了全部智力,成为盲目无知的可怕魔王。阿扎托斯没有固定形状,体积相当于一个巨大的、无边无际的星系(在地球上被召唤出来的场合直径也将近数千公里),是一团泡沫状混沌物质的集合体。他存在于“有序宇宙”之外,其王座位于无限的混沌空虚之核心,被一些黑魔术书描述为“原子混沌”——这里的“原子”并不是指原子能,而是对阿扎托斯在宇宙中所处核心位置的描述。阿扎托斯处于永久的封印状态中,在他的王座周围环绕着无数不定形的舞者,它们永无休止地吹奏着不可见的长笛,发出可憎的、单调的音色,同时疯狂地敲打低劣的手鼓,以此使阿扎托斯保持平静。根据克苏鲁神话的创世体系,在宇宙诞生之初,阿扎托斯是唯一之存在,他生出三柱原神——“黑暗”、“无名之雾”和“混沌”,分别也就是黑暗地母神舒卜·尼古拉斯(Shub-Niggurath)、时间和空间的支配者约格·索托斯(Yog-Sothoth)、阿扎托斯的使者和意志代理人奈亚拉特霍特普(Nyarlathotep)。由于阿扎托斯盲目、痴愚并且喜怒无常,很少有人类和异形种族的直接崇拜者存在,但有时会因为意外事故而被召唤出来,使召唤者遭受立即的毁灭或完全疯狂。

  克苏鲁神话体系中重要的外来神之一,常被视为仅次于阿扎托斯的至高之存在。他被禁闭在次元宇宙之外,全知全视,并与所有时间和空间联为一体——简单地说,他是单一时空的统一体,过去、现在和未来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点,这个点就是所谓“时空的裂缝”,而约格·索托斯就是时空裂缝的守护者,对他而言,时间和空间可以说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因此他被部分崇拜者称为“超越者”、“一为万物、万物为一”。他的形态是一群放射光辉的彩色球体之集合,并不断地进行着聚合和分裂。约格·索托斯拥有一定数量的崇拜者,因为传说崇拜他的信徒有可能得到超越人类想象的无穷智慧,也可能通过召唤他而穿过时空裂缝从而到达难以想象的地方——但也存在极度的危险性,与他接触或索求离人类思维差异过大的知识只会导致自我的崩溃,同时也有可能使崇奉者成为其非人类的奴仆。约格·索托斯有数个化身:其一是阿弗歌蒙(Aforgomon),数多史前文明的时间之神,只对使其愤怒者显见原形;其二是乌姆·阿特-塔维尔(Umr at-Tawil),银钥之门的永恒守护者。他曾与人类女性交配,生下异形的维特利兄弟,其中威尔伯·维特利试图利用《死灵书》将其父约格·索托斯召唤出来。

  克苏鲁神话体系的外来神之一,称号为“孕育千万子孙的森之黑山羊”,是一尊被视为近似雌性的、具有地母神性质的外来神。在洛夫克拉夫特本人的作品中,从来没有对她进行正面的具体描述,但是经常侧面提及,尤其是在咒语之中;后来的创作者则在自己的作品中给予其一定程度的补充说明。在洛氏的信件中,她被称为一团“像邪恶的乌云那样的神”,后来则结合“黑山羊”的特征,形态渐渐定型为黑云般的巨大肉块,有着许多触手,以及滴着黏液的大嘴,拥有无数触角,不规则地长着如同粗糙的羊蹄一般的脚,类似一堆泡沫的可怕形象。据说,在深红沙漠中废弃的千柱之都埃雷姆(Irem),和被西班牙征服者发现的地下世界昆扬(Kn-yan),都有舒卜·尼古拉斯的神庙,她在当地居民中被视为类似古代近东的阿斯塔尔特(Astarte)的丰饶女神,极受崇拜。有时她被视为约格·索托斯的配偶,德雷斯则将她描述为哈斯特的配偶;因此有人说她是所有旧支配者和下级邪神共同的母亲,但有足够证据证明是她直系后代的只有努格(Nug)和耶布(Yeb)两兄弟。在英格兰的羊木镇(Goatswood),她将信徒吃下去再反刍出来,将其变为半人半羊的怪物,并赋予他们永生。

  克苏鲁体系的外来神之一,主神阿扎托斯的使者,沟通外来神与旧支配者中间的存在,同时在克苏鲁体系中堪称仅次于克苏鲁的重要角色。他与神话中的其他角色有着决定性的不同——其他高位神不是被禁闭在外层星际空间之中,就是处于假死休眠状态,隐藏于地球某些阴暗的角落;但奈亚拉特霍特普没有被禁闭,也没有失去丝毫的智力,反而是处于活动状态,并且就在地球上四处漫游,伪装成人类的形态诱使人类自我毁灭。他有数千种形态或化身,在此不能一一详述,但他伪装成人类时常常选用一个皮肤浅黑、身材瘦高、表情愉快的男性形象。其他外来神都有固定的秘密崇拜者,但奈亚拉特霍特普却似乎反过来充当其他外来神的下仆和代言人。其他神灵基本上使用人类无法理解的异星语言,奈亚拉特霍特普却对人类的语言了如指掌,以至于很少有人能识破他的伪装。大多数高位神具有极其强大的力量却没有固定的行为目的,奈亚拉特霍特普却有明确的目的和计划,并且懂得通过布道和欺骗达到他的目的。他是阿扎托斯意志的实行者,阿扎托斯的愿望他会立即全力加以实现。他的主要任务据说是在旧支配者完全复苏之前“打扫地球”,让人类自相残杀,为旧支配者到来做好准备。有人说他的形态其实是一种面具,而且他有数千个此类的面具。其中最重要几个的分别是1、“暗中嚎叫者”,表现为巨大、嚎叫、没有面孔,在头部长有触手的形体;2、“暗中出没者”,表现为浮肿的、蝙蝠般的生物,拥有燃烧着的三片叶状复眼;3、“无貌神”,有翼的、没有面孔的狮身人面体;4、“外来神使者”,这才是最接近他原型的形态,只在体现其宇宙联系时才出现,表现为爬过天空的一大团黑色物体。在史前的埃及他曾受到崇拜,崇拜他的法老被后人称为“黑法老”,且奈亚拉特霍特普这个名字也带有强烈的埃及色彩。他的唯一弱点是惧怕光线,就连召唤他的法器——“闪耀的斜方三八面体(Shining Trapezohedron)”都必须放在打开的盒子内才能阻止他的出现,关闭盒盖反而会把他召唤出来。

  外来神之一,但地位不及前述四大神。这是一位由克拉克·阿什通·史密斯创造的神,被称作“不净之源”,是地球上所有非常态的错误之创造和可憎之生物的制造者(一说全宇宙,但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这一说法;也有人把阿伯霍斯置于阿扎托斯之上,称其为整个外来神族和旧支配者的始祖,这更难令人信服)。他栖身于史前终北大陆(Hyperborea)的沃米阿德雷斯山脉(Mount Voormithadreth)最底部的伊夸洞穴中,形态为可怕的、浅灰色的类似某种液体的大块巨池,其中的灰色物体不断颤抖和膨胀,生产出丑恶的畸形物体——比如没有身体的上肢和下肢,滚动的头,挣扎着的生有鱼鳍的胃状物等等。这些物体试图爬出洞穴,却常常被阿伯霍斯拉回池中,反被其创造者吞掉。阿伯霍斯还拥有心灵感应的能力,能与接近他的人交流,但其精神中满怀着对外在世界的憎恶。

  以在克苏鲁命名的克苏鲁神话中,旧支配者克苏鲁虽然决不是地位最高的,却是最知名的,也是克苏鲁神话的形象代表。Cthulhu这个名称据洛氏所说,是人类发音方法所最接近其原音的模糊拼写,其本名用人类的语言是根本没有办法表达的。《克苏鲁的召唤》是克苏鲁神话的代表性名篇,其中对克苏鲁作了正面的、详尽的描绘。作为旧支配者的一员,克苏鲁的形象粗糙地带有一些章鱼、蝙蝠和人类的特征,他全身绿色,身躯极其巨大,据说有一座山那样高;他柔软的头部生有无数的触须,身体肥胖并长着鳞片,前肢生有软塌塌的类似爪状物,背后有一对破破烂烂、似乎没有长成形的翅膀。克苏鲁的秘密崇拜遍及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从阿拉伯的沙漠到格陵兰的冰原,从愚昧的美国路易斯安那腹地到靠近其禁闭地的新西兰岛屿,甚至在中国的山中都有他的狂热信徒。由于星位错误(或旧神所为),他被封印在太平洋中南部深海中的利耶(Rlyeh)古城中,处于假死状态,无法活动,但绝不是真正的死亡,而会不断地做梦——海水屏蔽了这种精神波动,但世界上那些具有艺术天赋、精神敏感的人或神经异常者常常能感觉到这种波动,从而在他们的梦中出现克苏鲁和利耶城的形象,最终导致重病、昏迷乃至发疯。据说一旦星位正确,克苏鲁就会苏醒并与利耶城一起浮出海面,人类就会灭亡。而且据《克苏鲁的召唤》描述,克苏鲁粘性的身体不是由地球上的物质构成的,而且他的身体结构虽然可以破坏,但却无法毁灭。另外还有说法称克苏鲁不但是旧支配者,同时也是史前一个外来文明种族的大首领。克拉克称他为约格·索托斯之子,德雷斯把他作为旧支配者中的水属性神(虽然这一说很缺乏合理性),认为风属性的旧支配者哈斯特是他的表亲兼死敌。克苏鲁还在双星Xoth和雌性旧支配者伊德·雅(Idh-yaa)生下了三子一女(都是旧支配者):加塔诺索阿(Ghatanothoa)、伊索格达(Ythogtha)、佐斯-奥莫格(Zoth-Ommog)和克西拉(Cthylla)。

  又译作哈斯塔,克苏鲁神话中风属性的旧支配者,克苏鲁的表亲兼死敌,能力与克苏鲁是同等的。创造这一位神的并不是克苏鲁神话的整理者德雷斯,也不是洛夫克拉夫特本人,而是十九世纪英国小说家安布罗斯·比尔斯(Ambrose Bierce)。比尔斯在他的小说《牧羊人海塔》中将其塑造为一位仁慈的牧羊人之神,与其后在克苏鲁神话中的身份大相径庭。而后,小说家罗伯特·钱伯斯(Robert W. Chambers)在他的恐怖小说集《黄衣之王》(The King in Yellow)中沿用了这个名称,作为一个超自然的角色名和地名,但没有加以详尽的描述。洛夫克拉夫特对钱伯斯的小说感到着迷,就再次沿用了这一名称,并在描述中把这个名称与众多外来神、旧支配者和地名并列,但还是没有明确表明这到底是何物。德雷斯对哈斯特进行了详细的补充和描述,并最终使其成为明确的一位高级旧支配者。哈斯特被称为“遥远的欢宴者”,被囚禁于希亚迪斯星的哈里湖底;具体形态为黑色的,满身皱纹的,顶端生有触手的奇异个体,可以飞行,生有利爪,能穿透人类的颅骨,吸出大脑。他的一个著名化身为“黄衣之王、不可描述的大祭司”,表现为一个身着黄衣和柔软面具的类人个体。总体来说哈斯特与克苏鲁的形态有类似之处,也具有一些章鱼的特征。在德雷斯的小说中,主人公曾利用召唤哈斯特对抗克苏鲁的秘密崇拜者。

  克苏鲁神话中的又一位高级旧支配者,是完全由德雷斯创造的神灵,并且在旧支配者的“元素体系”中属于罕见的火属性旧支配者。克苏嘎的形态比较明确,类似一个巨大的、可怕的桔黄色火球,表面分布着许多怪异的黑色斑点,周围环绕着由旋转的火焰构成的巨大柱状体。它被囚禁于北落师门星(Fomalhaut),当他要表达愤怒和不快时,火球表面的众多黑点就开始聚合,变为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大黑洞,在黑洞深处传来难以形容的咆哮声。克苏嘎拥有着大群小火球状的仆从种族,而且据说异形种族——“火焰吸血鬼(Fire Vampire)”的首领弗塔瓜(Fthaggua)和另一位火属性旧支配者——极圈之神阿弗姆·扎(Aphoom-Zhah)也是他的后裔。在德雷斯的体系中,火属性的克苏嘎是地属性的奈亚拉特霍特普(尽管他是外来神)的死敌,有人曾在受到奈亚拉特霍特普的威胁时召唤克苏嘎,把奈亚拉特霍特普化身栖息的恩该(Ngai)之森焚烧殆尽。需要注意的是,哈斯特和克苏嘎虽然可以利用来帮助人类摆脱危机,但并不代表这两位神对人类抱有善意——同样是旧支配者,他们对人类也是可能带来极大危害的。

  又译作撒托古亚,虽然不属于四大属性神之列,却也是一位非常重要的旧支配者。扎特瓜的创造者是克拉克·A·史密斯,但是洛氏也完全承认了这个创造,还把它加进了自己的作品。扎特瓜的形态为一始终蹲坐着的、懒惰的、大腹便便的类似蟾蜍外形的神,全身被一种类似短毛的物质所覆盖,因此除了蟾蜍的外形之外,也具有一些蝙蝠的特征。他的眼睛是球状的,却几乎不会睁开。他始终处于一种“神圣的懒惰”之中,决不移动,等待着祭品的出现。洛氏笔下的扎特瓜形态略有不同,不具有蝙蝠的短毛,也没有懒惰的特性,只是一个外形类似蟾蜍的不定形体。传说扎特瓜的出身地是地下完全没有光线的黑暗次元——恩凯,而现在它就栖身于恩凯(Nkai)之地的地底深处。扎特瓜在旧支配者中地位中上,但是其崇拜者异常众多,包括一部分史前文明和很多异形种族。在史前姆大陆,它广受崇拜;在史前的终北大陆,对扎特瓜的崇拜盛行一时,并最终取代了对驯鹿地母神伊洪德的崇拜,连扎特瓜自己也离开恩凯,来到终北大陆的地下,最后导致终北国的灭亡。扎特瓜在塞克拉诺什星(Cykranosh,即土星)有一个名称相似的分灵,此分灵曾经帮助它的大祭司艾本摆脱政敌的追捕,逃往土星。而终北大陆完全冰封之后,扎特瓜就离开了那里。它的仆从种族名为“不定形的菌丝”。

  又译作伊萨夸,克苏鲁神话中另一位风属性的旧支配者,原型来自北美原住民传说中的大脚雪怪——温迪哥(Wendigo)。伊塔卡在克苏鲁神话中的形象是可怕的、身躯几乎可以达到天空的巨人,具有粗糙的人类外形,红色的双眼闪闪发光;据传闻,伊塔卡在北极圈附近常常出没,最早遭遇到他的是北美的原住民,他们称伊塔卡为温迪哥。他们相信伊塔卡巡游于极圈带的荒野之中,追逐缺乏警惕的旅行者,残忍可怖地杀死他们。崇拜伊塔卡的信徒非常稀少,但是在北方众多当地居民都对伊塔卡心怀巨大的恐惧。害怕他的西伯利亚和阿拉斯加居民常常给伊塔卡献上祭品 ——但这并非一种敬神仪式,而纯粹了为了消灾避祸。在布瑞安·拉姆利和描述中,伊塔卡是冰冻世界波吕阿的统治者,他定期御风出现在地球上,把无助的牺牲者带到波吕阿做他的崇拜者。另外根据德雷斯的元素理论,伊塔卡也是克苏鲁的敌对者。

  旧支配者之一,被琳·卡特描述为克苏鲁的长子。他的形象是几乎没有被详细描绘的——这是由于其性质使然:加塔诺索阿的可怕能力是只要有人盯着他看(哪怕并非本体而是比较完美的复制品,如雕像),那个人就会石化为不能移动的活木乃伊,也就根本无法描述其形象了。被他石化之人组织器官完全凝固,虽然还有感知和思考能力,却丝毫不能有所动作。解救的方法只有将石化的脑部加以破坏—— 但这虽然能使肉体摆脱不能移动的折磨,却只会使受害者从此发狂,失去思考能力。加塔诺索阿据说是在史前被异形种族米—戈从冥王星带到地球来的;目前被囚禁于早已沉没的姆大陆之雅迪斯-戈山脉(Mount Yaddith-Gho)之下。他受到史前姆大陆住民的崇拜,正因为人们害怕他的石化能力。据弗雷德里希·冯·云兹特的《无名祭祀书》,曾有一位舒卜·尼古拉斯的祭司条格(Tyog)试图用一件有免疫加塔诺索阿石化能力的卷轴来保护自己从而打败他,但加塔诺索阿的祭司用一个假卷轴调包了真品,使条格惨遭失败。另外有人说加塔诺索阿的仆从种族是生活在地下的蜥蜴形种族——洛依高尔族(Lloigor)。

  别名“污染者”,旧支配者之一,同时也是一尊象征颠倒是非和腐化堕落的神。他具有相当智力,其行为方式与外来神奈亚拉特霍特普有些类似,只不过和奈亚拉特霍特普相比,伊戈罗纳克更为扭曲和残酷成性。他的本体被囚禁于无名废墟的某堵砖墙之后,在人类面前出现的只不过是一种分灵,这一点与奈亚拉特霍特普不同。他的真实形态不甚明了,但与奈亚拉特霍特普类似,他也有一个常用的类人化身 ——一个丑陋畸形的胖子,没有脑袋和脖子,两只手掌上各有一只嘴。他常常搜寻喜好阅读邪恶的之人做他的奴仆,且召唤伊戈罗纳克的方法格外简单,只需要准确念出名字即可,连声音都不需要多大:他有可能给予召唤者成为他的祭司这一可疑的荣誉;也可能使伊戈罗纳克有机会变成召唤者的形状去诱骗下一个牺牲者;或者更糟糕,干脆直接被当作食物吃掉。

  旧支配者之一,栖息于英国布里彻斯特附近塞文河谷(Severn River Valley)的某个湖泊里,但同时世界其他湖泊也有报告发现格拉基的存在,究竟哪一个是本体就不清楚了。格拉基的形态很独特,外形为一巨大的蛞蝓状生物,全身上下都覆盖着金属质的尖刺。这些尖刺看似无机物,其实是具有有机结构,能够生长的。格拉基还在自己身体的顶端长出一对带有眼球的触角,使得他能够从水中窥视水面。据说格拉基是被囚禁在一枚陨石中降临地球的,但陨石堕落时他自由了,陨石在地上砸出了一个湖泊,格拉基也就栖身在这个湖泊里。类似伊戈罗纳克,格拉基也是古老的生物,具有相当智慧,有一个秘密教派崇拜他。格拉基役使信徒的方式是将他身上的尖刺刺入牺牲者身体,注入特殊的液体,使牺牲者成为一具不死的奴隶,如果在液体注入之前刺被弄断的话,牺牲者会死去,但不会变为其奴隶。注入的液体在信徒体内生长,从而控制这具活尸。很多欣求不死者主动侍奉格拉基,却没有想到自己会变为活尸;经历一段时间后不死奴隶的身体会对阳光开始敏感并开始受到损害,格拉基的崇拜者将这种现象称为“绿色腐烂”。

  克苏鲁神话中的一对双子旧支配者,孪生兄弟,注意这里的“洛依高尔”是神名,不要与同名异形种族相混淆。他们的称号为“猥亵之双子”,两者形态也十分类似,都是生着无数触手的巨大肉块,唯一的区别是洛依高尔生有一对翅膀,而扎尔没有,另外,他们之间有某种物质上的联系——有人认为是一对延长的触手,将洛伊高尔的扎尔连为一体。他们来自大角星,目前居住在被埋葬的古城阿劳扎,位于缅甸的宋高原,受到可怕的异形种族——乔乔人的崇拜。他们的信徒组织是乔乔人的星阶兄弟会,他们与兄弟会信徒之间心灵感应,催促信徒奉献祭品。按照德雷斯的标准,他们同属于风属性,能够刮起不详的大风,以此诱捕不幸者作为食物。只要大角星出现在天空,洛依高尔和扎尔就能在信徒面前显现他们的形状。

  又一位克苏鲁神话中罕见的火属性旧支配者,也是克苏嘎的后裔。他的称号是极圈之主,因为与伊塔卡类似,他的活动范围也被限制在极圈以内;在史前终北大陆经历最后一次冰期时,阿弗姆·扎常常降临那里。虽然是火属性的旧支配者,他的性质却与通常的火焰截然不同——他是一团巨大的、冰冷的、灰色的火焰,不会焚烧物体,反而是把接触他的物体冻住。他的出身地正是克苏嘎的囚禁地——北落师门星,在降临地球之前他曾短暂造访了海王星,随后就栖息于位于北极附近的雅拉克山(Mount Yarak)上。当旧神一族将其封印于极圈之内时,他极度愤怒,冻结了他周围的所有土地,并最终使冰期征服了整个终北大陆,导致了终北文明的灭绝。阿弗姆·扎的后代有蟹形神兰·泰格斯(Rhan-Tegoth)、冰原生物诺普-凯(Gnoph-Keh)和终北大陆最初的居民——沃米人(Voormi)。虽然没有人类崇拜他,但在诺普-凯和残存的沃米人中,他是至高无上的尊神。

  由克拉克·A·史密斯创造的蜘蛛形旧支配者,与蛙形神扎特瓜有着密切的联系,有时共享人类的祭祀,而且传说它和扎特瓜是一同从土星降临地球的。阿特拉克·那卡的形态是一只巨大的蜘蛛,却生有一张与人类极其类似的面孔。与克拉克体系的几位神类似,它也栖息于终北大陆沃米阿德雷斯山脉的底部,始终在不断编织一张巨大的网,在清醒的人世与梦地(Dreamland,人类做梦时可能进入的异空间,也能从某些现实存在的隐秘入口强行进入,但那样一旦遭受危险,就会直接死亡,而且克苏鲁神话中的梦地基本上是一块凶险之地)之间的大裂缝上架起一座桥。很多人相信一旦阿特拉克·那卡将网织好,这座桥就会完成,而这座桥一完成,世界末日便会到来——因为这座网桥构成了一个人间与梦地永久性的接合点,从这里梦地的所有怪物能够自由地侵入人间,从而造成人类的危机。由于阿特拉克·那卡的形象,它常常被视为所有蜘蛛的统治者,也是雷恩高原巨蜘蛛的前辈和管理者。有趣的是它的性别一直存在争议:在克拉克·史密斯的原著中它是雄性,但在后来的创作者笔下,却经常被描述为雌性神——这大概是由蜘蛛的特性造成的。

  克拉克·A·史密斯极圈神话体系中的另一位旧支配者,称号为 “白色蠕虫”。它的形态正如其称号所描述的,外形类似一条巨大的、浑身发白的蠕虫,拥有多孔的大嘴;它的眼球似乎是由一些不断滴落的小血珠组合而成。日利姆·夏伊科斯是极圈克苏鲁神话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平时藏身于一块巨大浮动冰山伊基尔斯(Yikilth)内部,在这座冰山(或者说是冰岛)上有一座庞大的、完全由冰块构成的堡垒,也就是白色蠕虫的居所。日利姆·夏伊科斯就操纵并借助这块大冰山巡游四海,不时将遭遇它的海船给撞沉;当这块冰山接近有人居住的陆地或岛屿时,就会给这些地方带来足以致命的严寒——被白色蠕虫带来的极寒所冻结的生物会全身僵硬,变成如同冰块一般的死白色,而且会始终保持不自然的冰冷;即使把这些冻硬的牺牲者扔进普通的火堆中,他们也无法融化或变暖。

  与格拉基有一定联系,被称作“迷宫之神”的旧支配者。它的栖息地和格拉基距离很近,也在英格兰的塞文河谷,只不过格拉基潜藏于湖底,艾霍特则占据了塞文河谷地下深处的网状隧道。艾霍特的外形是一只圆鼓鼓的、近似卵形的巨体,架在无数只没有肉体的腿上;在它的卵形胶状身体上不断浮现出眼睛来。当有人在塞文河谷地下如同迷宫一般的隧道中迷失方向而遭遇艾霍特时,艾霍特会提出与此人签订所谓的“契约”,如果此人拒绝,艾霍特会毫不留情地将此人击打至死;如果此人接受“契约”的话,艾霍特就会将自己未成熟的胚胎注入牺牲者体内,在宿主体内自然成长,最后反过来杀死宿主。根据《格拉基启示录》的资料,一旦艾霍特的胚胎杀死宿主后,就能够在光线之下不受损害地独立生存。

  在克苏鲁神话中地位较为次要的旧支配者,在美洲广为流传、被北美和中美原住民称作“众蛇之父”和 “坏药”的蛇之祖神,形象为一浑身长满鳞片、生有蝙蝠翅膀的半蛇半人,也有一种说法说是一条硕大无朋的蛇王。根据克苏鲁神话的描述,古老的依格正是中美羽蛇神克查尔科亚特尔的原型,这样就构成了虚构的克苏鲁神话与真实世界的又一联结点(其他的包括大衮、伊塔卡等),甚至还有某些作者把依格当作埃及邪神塞特的父亲。在美洲原住民的传说中,依格喜怒无常,虽然很容易安抚从而使之平静下来,但也非常容易突然就变得愤怒。当他愤怒时,常常派遣他的蛇形下仆——“依格之子”,去杀死他的敌人或将其变为非人的怪物。

  由小说家弗兰克·贝克纳普·朗(Frank Belknap Long)创造的一位旧支配者,别号为“象之神”、“高山上的恐怖”;在洛夫克拉夫特的《博物馆之恐怖》里,明确提到“……不定形的扎特瓜、多触手的克苏鲁、长鼻的昌格纳·方庚,以及那些——比如《死灵书》、《艾本之书》、云兹特的《无名祭祀书》——中谣传的渎神之物……”,但是这里的“长鼻”是否就是大象的形态,则无法弄清。在其他描述中,昌格纳·方庚形象丑恶,将章鱼、大象和人类最糟糕的特点结合了起来,当他感到饥饿时,会以与他巨大的身躯不相称的速度移动,并且用他类似七鳃鳗结构的“象鼻”吸取其他生物的血液。传说他从另一空间降临地球时地球上只有简单的古两栖动物,于是他就以这些生物为原型,创造出仆从种族——米里·尼格利(Miri Nigri),这些生物后来与原始人类交配,产生了一类杂合体,这些杂合体逐渐进化,最终成为可怕的种族——乔乔人。所以说,追溯乔乔人的历史,他们的创造者正是象神昌格纳·方庚。

  克苏鲁神话中除了洛依高尔和扎尔之外的又一对双子旧支配者,而且努格和耶布都是外来神舒卜·尼古拉斯和约格·索托斯的直系子孙,被称作“亵渎之双子”。与前一对不同,这两位神各有分工:努格是异形种族 ——食尸鬼(Ghoul,不是中东传说中的食尸鬼)所崇拜的族神;而耶布是崇拜外来神阿伯霍斯的异形信徒之首领。由于是舒卜·尼古拉斯的直系子孙,他们的外形与舒卜·尼古拉斯极为相近。有人考证说这两个名字脱胎于埃及城邦赫利奥波利斯(希腊名)九荣神中的兄妹神格卜(Geb)和努特(Nut)。深红沙漠中的千柱之都埃雷姆传说就是努格和耶布的崇拜中心。

  旧支配者之一,形状如同一只巨大的绿色鬣蜥,虽然地位次要,却也是由洛氏亲自创造的角色。他是一支类两栖动物的异形种族图姆哈(Thuumha)的族神,沉睡于与图姆哈人居住地依布(Ib)和萨纳斯城接壤的湖底冷水之下,当萨纳斯的人类残忍屠杀依布的两栖人并抛弃它们的神像之后,伯克鲁格开始苏醒,在那之后的每一年,湖上都会泛起奇特的波纹,最终等到萨纳斯城的第一千零一个“依布毁灭节”时,伯克鲁格完全觉醒并摧毁了整个萨纳斯城,并且连遗迹也没有留下。此后,图姆哈族重新占据了依布。

  修德·梅尔是克苏鲁神话中克托尼亚(Chthonian)一族的至高大首领,因此也算得上是一位旧支配者。在克托尼亚一族中,修德·梅尔的体形最为巨大,性格也最为邪恶;它全身灰色,足足有一英里长,从口中不断发出难以形容的某种歌声,同时流出怪异的酸性液体。它当然具备普通克托尼亚生物的特性——钻地,而且它在地底深处挖掘前进的速度达到了一个相当惊人、几乎难以置信的程度。它似乎带着一种暴怒冲击并融化坚硬的玄武岩层,玄武岩在它面前就像豆腐一样柔软。某些传说声称它本来和其他旧支配者类似,是被封印在某地深处,但不知为什么它现在自由了,带领着它的克托尼亚下众疯狂徘徊于地球的深处。

  地位较为次要的一位旧支配者,古老的海洋之神,别名为“蟹之主”,但是关于它的资料非常稀少。从其称号来看,它的外形可能非常接近一只巨大的蟹状生物——比起另一位有着蟹类特征的旧支配者 ——兰·泰格斯,巴萨坦离巨蟹的形象更为接近。传说它的主要超自然能力来自一枚神秘的圆环,但这枚圆环究竟包含怎样的魔力就不得而知了。虽然缺乏根据,但有人认为巴萨坦与星空中的巨蟹座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被称作“暗之住民”,由小说家亨利·卡特纳(Henry Kuttner)创造的一位旧支配者,表现为一团不成形态的黑暗物质,能通过一些秘密洞穴和裂缝召唤至地表。传说有一些巫师曾经在叙利亚和雷恩高原的黑塔之下看到过他;他曾经通过中亚某地的塔昂洞窟(Thang Grotto)出现在地面,给蒙古大汗的军团驻地带来了极大的恐惧和破坏。一旦尼约格达出现在地表,只有通过某些特定的圣物、仪式或咒语才能将其驱逐回地底不见天日的秘密藏身地。

  深潜者是克苏鲁神话体系中的一个著名异形种族,以深潜者为中心人物创作的小说《覆盖因斯茅斯之影》也是克苏鲁神话中的名篇之一。这个种族的明显特征是半人半鱼的外在形象——鼓突的、永远无法闭合的双眼,两颊的鱼鳃,粘滑的身体,背生的鳞片,白色的肚皮……同时在体态造型上又带有一点青蛙的特点,经常以奇特的方式跳跃前进。他们生活在海中,特别是大洋的深处,就像他们的种族名称所揭示的那样;虽然他们本质上属于水生种族,但也可以上岸,在地表生活一段时间。深潜者整个种族都极其长寿,甚至基本上不会自然死亡,除非遭受到暴力杀害和事故。这整个种族都集体崇拜父神大衮和母神许德拉——很多人认为大衮是深潜者的首领,也是一位旧支配者,但这个说法存在一些争议:另外一些人认为大衮很可能只不过是一只体形超常的、强力的深潜者,并非旧支配者,或最多也只是低级的旧支配者;而许德拉就完全只是大型的深潜者。他们还崇拜利耶城的著名旧支配者克苏鲁,并与南极神秘种族古老者(Old One)为敌,因为古老者的强力魔法对他们是极大的威胁。深潜者有奇特的与人类交配的习惯,在《覆盖因斯茅斯之影》中,深潜者与人类达成了一笔交易——深潜者供给人类丰富的渔获量和奇形怪状的金制珠宝;人类对深潜者举行人祭,并许诺与深潜者交配。深潜者与人类的混血在幼年时与普通人类并无区别,但是一过中年体态就会越来越趋向于深潜者,最后完全转化为深潜者,并强行回到海中的都市与其他深潜者一起生活。在小镇因斯茅斯附近海域的海底就有一座据传有八万年历史的深潜者之城——伊哈•恩斯雷(Yha-nthlei),因斯茅斯的混血家族就是伊哈•恩斯雷深潜者的后代。

  克苏鲁神话中一个具有高度文明与科技的外星异形种族,之所以称他们为“伟大种族”,因为据说他们是全宇宙唯一精通时间旅行的异形种族。不仅如此,伊斯人还拥有超乎寻常的智慧——他们的特殊能力是将自己本来的精神与其他生物和种族的肉体交换,从而得知被交换种族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因为交换过太多次的身体,已经没有人知道他们本来最原始的形态是什么样的——只知道伊斯人的精神远远比他们的肉体要古老。伊斯人“原来”居住的星球是一个死气沉沉、因某种不明原因而濒临灭亡的行星,他们通过强大的精神能力与一个和太古地球生物类似的种族再次交换了身体,从而逃脱了伊斯星球的灭亡。之后伊斯人在地球上生活了将近两亿年,他们与另一异形种族——飞水螅(flying polyps)进行了长期激烈的竞争,直到将近白垩纪早期,伊斯人的文明被飞水螅彻底毁灭为止。伊斯人最为外界熟知的形态正是他们在地球生活期间采用的形态:高大的、上细下粗的圆锥体,像个倒三角;在圆锥体的顶端生出四条奇形怪状的附肢,其中两条生出爪子,第三只长成喇叭状,第四只末端长着一只黄色的球体,用作他们的感觉器官。他们通过与其他时代的种族交换精神从而达到跨越时间的目的,这也能满足他们对其他种族历史、文化、科学的好奇心。被伊斯人交换的种族精神被迫移入伊斯人本来的身体,能够了解到很多伊斯人故乡的社会知识,但同时也会受到专门检察官的审问。所有被迫交换的精神都处于非自由状态,但是他们可以在伊斯人的城市漫游,浏览伊斯人的巨大图书馆,这里包含着记录宇宙中无数异形种族(包括人类)历史的金属板;也可以与宇宙内外其他被伊斯人交换精神的异形种族进行交流。一旦伊斯人从被交换者那里得到了所有他们需要的知识,被交换者的精神就会再转移回原来的身体,但是他们在被交换期间获得的所有知识会被彻底抹消掉。伊斯人预见到了他们必然会被飞水螅所毁灭,事先将种族最优秀的精神与甲虫族(在人类灭亡之后统治地球的种族)进行了最后一次交换——因为甲虫族兴起时残存的伊斯人天敌飞水螅恰好全部灭绝。据说澳大利亚腹地大沙沙漠中的纳克特古城就是伊斯人曾经的首都,那里又被称作“图书馆城”,保存着记录着整个伊斯人编年史的纳克特抄本(Pnakotic Manuscripts),这部抄本长卷辗转流传,最后还是落到了秘教崇拜者的手中。

  古老者是克苏鲁神话中的著名种族,由于Old One一词容易与旧支配者(Great Old One)混淆,现多统一称作Elder Thing。他们被视为历史上第一个降临地球的外星异形种族,早在十亿年前就开始了对地球的殖民;他们的形象具有非常鲜明的特点,整体外形类似一尊巨大的纺锤状大桶,大约有七英尺高。在“大桶”的顶部和底部都长着海星形状的附肢,顶部的五角星附肢生有五只眼、五根虹吸管和一套用来在无光环境下感知外界的纤毛组织;底部的五角星附肢类似贝类的斧足,用于行走和进行其他形式的移动。除了这些之外,他们还拥有五对类皮革质的翼状物和五组从主体中萌发出来的触手。古老者的外形极其类似植物,整体呈五角星结构的放射性对称,连大脑都分为五个脑叶;从生物学角度说,他们同时表现出植物和动物的特点,但更倾向于动物,也有水陆两栖的特性。他们的身体组织极其坚韧,能够承受深海的巨大压力;类似深潜者,他们也非常长寿,不会自然死亡,还能进行长时间的冬眠——但研究表明他们的身体仍然是由地球具有的正常物质组成。他们的科技虽然谜团甚多,但可以认定是极为先进的;由于孢子繁殖的特性,他们没有严密的家庭结构;他们习惯把物品堆放在洞穴中央,把墙壁留作装饰;也有一定形式的政府结构和农业畜牧。他们在史前建造了陆上和水下的巨大城市,创造了许多低等种族,还通过生物工程制造出肖格斯作为多用途佣工种族。在史前地球,古老者与其他异形种族——诸如克苏鲁星间子孙、深潜者、伟大伊斯人、米—戈等有过激烈的冲突。由于长期的混战和其他多种原因,地球气候开始变冷进入冰期;同时由于仆从种族肖格斯的造反,加速了古老者的衰败,促使他们完全退守海底地市,不再与外界发生关系。他们唯一的残存陆上城市位于南极的疯狂山脉,也被终年不化的的雪封住。1931年,密斯卡通尼克大学的南极探险队发现了这座城市,关于古老者的骇人资料才公诸于众。

  飞水螅是克苏鲁神话中另一个强力的史前异形种族,他们降临地球约在七亿五千万年前。在降临地球之前,他们已经征服了三个行星,其中包括雅克什星(Yaksh,即海王星)和邻近太阳系的通德星(Tond),降临地球之后,他们建造了由大量没有窗户的高塔组成的玄武岩城市。飞水螅试图征服海洋时,被南极的异形种族古老者击败,赶回了陆地——从此之后他们的活动范围就限定在陆地上。顾名思义,飞水螅是具有一半水螅形态特征的完全异星生物,他们的身体只有部分是物质的,其余部分由什么构成则不得而知;他们拥有空中移动的能力,却并不生有翅膀或其他支持飞行的生物器官;他们的身体具有难以想象的可塑性,还有暂时隐形的能力;另外,异常的呼啸声和由五个圆形趾尖组成的巨大脚印也是飞水螅一族的主要特征。他们不具备视力,但其他的感知能力足以洞察所有外界物质;虽然他们的身体只有一部分由物质构成,但这也足够对其他物体施加影响或被普通物质所阻拦——只不过这种奇特的结构让他们的身体拥有强大的抵抗能力,尽管不是完全无敌。他们的弱点是某种形式的电流,但是他们的思维结构过于奇特,乃至于伟大种族伊斯居然没有办法通过交换精神的办法征服他们。他们可以通过意志控制自己的隐形能力,但是他们发出的奇怪啸声却常常使他们暴露行踪。在与其他种族的战斗中,他们会操纵并指引强大的飓风,以此作为主攻的武器。伟大种族伊斯降临地球之后,与他们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并用先进的科技力量将他们驱赶到地下,并把飞水螅地下要塞通向地面的暗门全部封死;但是地下要塞始终未曾被伊斯人攻克。似乎是命中注定,飞水螅最终还是从地下重新崛起,并灭亡了伟大种族伊斯;由于飞水螅本来就没有光线的概念,他们仍然留存在地下,消灭任何遭遇他们的地上生物。通向地下要塞的暗门多半在古代遗迹的深处,被一些巨石盖住,据说直到现在那下面仍然有飞水螅存在。

  米—戈是克苏鲁神话体系中一个具有奇特习性的异形种族,它们在史前地球的异形种族争霸中基本上没有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而是经常往返于犹格斯星(Yuggoth,即冥王星)与地球之间,把人类带到冥王星,取走他们的大脑再放回来,因而又被称为 “犹格斯的菌类”。米—戈的身长通常有五英尺,身体微微带有一点粉红色并且类似甲壳类昆虫,但是最特别的一点是它们完全没有通常生物类型的头部,在头部位置生长着的是由角锥构成的椭圆旋绕体和肉质环,并且覆盖着一些类似天线的怪异物质。据相关报告称,它们的身体由地外物质组成;甲壳质的躯体上附有很多对附肢,类似某种背鳍或膜翼;还有多关节的下肢。它们还拥有一对与蝙蝠类似的大膜翼,用于在宇宙空间的以太物质中高速飞行,但由于地球大气与真空环境不同,它们的双翼在地球难以发挥全部作用。米—戈的起源不在太阳系内,但它们的前哨基地建立在冥王星;米—戈的道德价值观与人类相差甚大,以至于它们的行为似乎怀有高度的恶意;它们整个种族都对外来神约格•索托斯、舒卜•尼古拉斯和奈亚拉特霍特普进行崇拜,但是它们的宗教信仰远远不及它们对科学研究的兴趣。据说冥王星的某颗卫星表面有米—戈一族奉为神圣的图案,在死灵书中这些神圣符号有着多种多样的用途,但是画有这些符号的抄本据说能被米—戈感应到,从而使这些抄本的拥有者遭受到被猎取大脑的不幸。它们把猎取到的人类大脑放置于“脑缸”之中,脑缸具有特殊的外部结构,使得大脑能够独立地看、听和说。有趣的是旧支配者哈斯特十分轻视米—戈,他的化身——“不可命名者”的秘密信徒专注于猎取米—戈以消除潜在的威胁,但另有证据表明其实哈斯特与约格•索托斯等几位外来神并列,同样列于米—戈的崇奉名单之中。因此他们之间关系究竟如何,就难有明确答案了。后来的创作者对这个种族进行了一些细致的补充,比如将种族成员分为科学家、工程师和士兵;说它们能够通过类似外科手术的方法随意改变身体结构;它们通过某种改变球状头部的颜色或发出奇怪的嗡嗡声进行交流,但也可以通过改变身体的某些器官达到发出人类语言的目的。

  肖格斯不是一个独立生物的名称,而是克苏鲁神话中整个一类生物的统称。也许把肖格斯称作一个“种族”有些不够准确,因为它们不是自然产生的异形种族,而是栖息于南极的古老者人工制造出来的带有奴隶性质的下级生物。肖格斯的形态被形容为 “恐怖的、难以描述的、比任何地下列车都要大的”、“一团没有固定形状的原生质泡沫状”物体,身体内部不时发出微弱模糊的光,同时无数的假眼如同脓疱一般不断在其表面浮现并消失。整个看起来就像是用浓稠的柏油做成的巨型变形虫,能够根据环境变化和自己的意志构成种种不同的附加器官组织。一个普通大小的肖格斯直径有将近十五英尺,后期的肖格斯进化得体形越来越大,智慧也越来越高。它们通过简单的个体分裂而繁衍种族,具有足以撕开钢铁机械的强大力量。肖格斯的骇人在克苏鲁神话中是闻名的,《死灵书》的作者——疯狂阿拉伯人阿卜杜•阿尔阿兹拉德哪怕只是想到这些东西可能存在于地球的每一个阴暗角落,都会从内心深处萌发出极度的恐慌。在地球本土生命诞生之前,古老者通过高级的生物工程技术把肖格斯制造出来为他们服务,建造出巨大的海底城市。由于肖格斯的形态不定,所以能够根据古老者的需要变化成任意形状,使它们成为水下工作的多面手。虽然它们能够理解古老者的语言,但并不具备自我的意志,只是接受主人的催眠式命令。百万年之后,一小部分肖格斯发生了变异,进化出了独立的意识和思考能力;此后,它们发动了一场反抗古老者的叛乱,但被古老者了下去。尽管如此,古老者没有选择根除后患,而是仍然要依靠肖格斯的劳动力,也没有重新创造新型奴隶的打算。这个事件之后,出乎古老者的意料之外,肖格斯进化出了在陆地上生存的能力。当古老者社会衰退,退守海底之后,趋于独立的肖格斯开始模仿旧主的声音和技术,占领了许多以前古老者拥有的洞穴,并依样画葫芦创造了一个类似古老者的“社会”。只不过如今有一些散落在世界其他地方的肖格斯仍然扮演神话中其他生物和神灵的仆从角色,或是被秘密信徒囚禁用于祭仪。肖格斯最有名的特征是它们无意识地重复着旧主古老者的嚎叫声:“Tekeli-li”。

  廷达罗斯之猎犬是克苏鲁神话中一类习性极为独特的异形生物,创造者是恐怖小说家弗兰克•贝克纳普•朗(Frank Belknap Long),最初出现在他的同名短篇小说中。这个奇特的创造立即得到了洛夫克拉夫特的承认,在他同年的《暗中低语者》中就提及了廷达罗斯的猎犬。这是一种形态极为模糊的异次元生物,之所以没有人能够将其具体形态描述清楚,是因为目击猎犬者必定会被它们追踪;而被它们追踪的猎物基本上难逃一死,根本来不及对它们的形态作详细的描述。这是一种能够随意穿越时空的次元性生物,它们潜伏于相对地球的时间点来说极其遥远的过去,那个时候正常的生物还根本没有跨越单细胞生物的门槛。廷达罗斯之猎犬的奇异特性在于通常的生物(当然包括人类)都生存于曲线状的连续性时间之中,而它们却栖息在与此完全不同的角状不连续时间孤岛的最深处。这种“猎犬”是不死的,一旦别的空间或时间的生物遭遇到它们,它们会不惜一切代价紧紧地跟踪他们,穿越一个又一个时间或空间界限,直到杀死猎物为止——“廷达罗斯猎犬”这个名字中的“猎犬”与其外在形态没有什么关联,而正是它们对猎物死死追踪的习性赋予它们“猎犬”这个容易引起误解的称号。虽然它们的形态很难形容,但有报告称它们拥有极长的中空吸管用于吸取牺牲者的体液;有时它们也会表现为一滩蓝色的、奇异的脓液状物质;还有人认为和真正的犬类相比,它们的形态中蝙蝠的成分更多一些——当然这些说法可能都成立。由于它们和角状时间的紧密联系,它们要穿过时空的界限时也必须通过角——这里的角有一定的度数范围,但通常来说只要小于等于120度猎犬就能实体化而得以通过。当它们穿过房间的拐角而实体化时,先是从拐角喷出奇怪的烟雾,然后从烟雾中浮现出它们的头部,最后身体才完全形成。对于被它们盯上的人类而言,或许消除屋内所有的方角是躲避的一个办法,但似乎没有人真正成功过。而如果普通人类试图通过某些禁断的秘法进行时间旅行时,就有极大的可能遭遇廷达罗斯之猎犬。

  这大概是整个克苏鲁神话体系中最不可名状、最难以分类、最异想天开,但也最能体现洛氏心目的宇宙恐怖的“生物”。它们(或者它)是随着一块陨石来到地球的;但也可以说它们就是这块陨石的一部分,或者说它们藏身于这块陨石之中也可以。首先,这块陨石有着以下诸多奇异的、难以理解的性质:

  6、对实验室可制造的所有温度环境都没有明显反应,甚至拿高温氢氧焰对其喷射也一样。

  10、基本上对实验室的所有常用化学试剂免疫,从温和的水到强腐蚀性的王水都一样。只是对酸性试剂有某种痕量的反应,也有少数试剂会稍稍降低其温度。

  之所以称其为“外层空间之颜色”,因为颜色存在于陨石内部的易碎小球内,而且这种混合颜色根本无法描述。只要一锤子下去就足以砸开小球,但没有任何物质被释放出来。陨石降临地球后,对周围农场的生态环境造成了反常的影响——它似乎含有某种诱导有机体突变的物质,陨石坑周围的农作物疯狂生长达到不正常的形状,表面发光,但这些农作物的味道却变得酸苦,无法食用;周围的动物也受到影响,它们的身体形态、生活习性和行为似乎都表现出异变的倾向——比如异常的跳跃高度、畸形的身体比例等。覆盖农场的积雪也化得格外迅速,从土壤中萌发出巨大的、颜色怪异的卷心菜;树木发芽时间大大提前,而且被观察到似乎在无风之时也会摆动。短短的时间内疯长的植物掩盖了农场的道路。昆虫似乎也受到了影响,习性与以前相比完全相反。不久之后农场里吃过变异牧草的奶牛产出的奶完全成了废品,把它们迁离农场,就恢复正常;离陨石坠落点接近的牧草渐渐变为灰色而脆弱,农场的马匹甚至为此而大发狂性。事件继续发展:区域内的农作物(包括疯长的变异型)也遭受与牧草相似的命运——变脆,变灰,生长得比正常体形要小,形态越来越丑恶,失去味道。蔬菜随后自然粉碎,变成一堆灰色的粉末;人们又发现陨石坠落地附近井里的水完全无法饮用了。农场的家禽也像这些作物,变灰,死去,肉根本不能食用;家猪长得异常地肥胖,身体各处发生不自然的变异,最后也变灰而死;牛的身体完全皱缩,结局相同。与这些不同,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树木:这些“无风也能自己摆动” 的变异体当“外层空间之颜色”离开地球时,将它们的枝条全部指向天空。“颜色”小球飞离地球时,接触它们的所有物体都变成和它们一样复杂怪异的颜色;小球像子弹一般弹射往宇宙空间,把云层打出一个个小洞。只有农场的那口井底留有唯一的一个小球——陨石最初就是坠落在那里的。

  夏盖之昆虫是克苏鲁神话中众多异星种族之一,它们是宇宙间为数极少的直接崇奉外来神之首阿扎托斯的种族。它们又被称作“闪”族(Shan),体形非常小,只有鸽子那么大。它们没有眼睑,分节的卷须以一种“宇宙的节奏”扭动着;十条腿被黑色发光的触须所覆盖,下半身折叠起来,近圆形的翅膀上生着三角形的鳞片。这个昆虫形种族目前的身份是星际流亡者,它们的故乡是遥远的夏盖星——一个拥有双子绿色太阳的行星。它们虔诚信奉魔王阿扎托斯,在夏盖星上建造了金字塔的神庙“多重次元之门”;一天,某种神秘的物质毁灭了夏盖星,只有当时躲在次元神庙中的闪族才得以幸存下来。幸存者通过次元门在希克洛特星(Xiclotl)建立了殖民地,奴役其本地生物,但由于发现本地住民开始实行恐怖的一元宗教,闪族转移到了图贡星(Thuggon);可是不久又因为某种恐怖的发现促使它们再一次迁移,移居勒基希星(Lgyhx,即天王星);当这个星球被证明不适合居住之后,一小支闪族终于来到了地球,降临在英格兰的塞文河谷附近(亦即格拉基和艾霍特的藏身地),此时欧洲正处于黑暗的中世纪。夏盖之昆虫的大脑有六个裂片,这使得它们能同时进行三向思考;它们大部分害怕阳光,因为阳光的电磁波频率对它们的新陈代谢有损害。因为它们直接崇拜阿扎托斯,得到了一种奇特的相位调整术,能够直接穿行于其他生物的颅骨和大脑之中;在地球上它们就常常用这种法术藏在人类头盖骨里,以异形的精神感应逐渐控制宿主的心智。闪族的精神完全是异型的,完全没有人类式的道德和理性;除了少数异教徒外,整个闪族主要分为两个派别:一是阿扎托斯的狂热盲信者,它们认为除了阿扎托斯之外其他神都是伪神或劣神,并希望消灭除了它们之外的所有派别;另一个是纯粹的享乐派,专注于获得种种新经验,沉醉于残酷和堕落之中。它们借助人类宿主施行种种虐待行为,寄生得越久,对宿主的控制力就越强;只有脑科的环钻手术能把它们从宿主的颅骨中取出来。1768年,一位神秘的作曲家波迪盖拉创作了一部描述闪族艰苦的流亡历程的歌剧《夏盖安魂曲》(Massa di Requiem per Shuggay),次年教皇克雷芒十三世对这部歌剧宣布禁演,一年后其继任者将波迪盖拉监禁并判为异教徒,最后将他处死,几乎所有的歌剧曲谱被焚毁。两年后,克雷芒十四世暴病而亡。

  克苏鲁神话中风属性旧支配者哈斯特的固定仆从种族,虽然洛夫克拉夫特本人对哈斯特没有作出明确的形态描述和性质判定,但却对比亚基作了一番描写。比亚基一般成群结队地排成一列行动,有节奏地拍打着它们的翅膀;它们的形态是有翼的杂合体:既不是乌鸦,也不是鼹鼠;既不是秃鹫,也不是蚂蚁,更不是腐烂的类人形体;而是一种“不能也必须不去回想”的可怕事物。比亚基常常为旧支配者、难以名状者哈斯特服务;它们的身体是由地球上具有的正常物质组成的,所以会被猎枪子弹击落。比亚基的特殊能力是在真空环境的星际空间中高速飞行,并且可以允许一位骑乘者同行——但是如果要使人类骑乘者不受真空和寒冷环境的伤害的话,还必须借助某种适当的魔法或使用一种叫做“黄金蜂蜜酒”的神秘物质对骑乘者加以保护。比亚基并不栖息在地球上,而是生活在星际空间中;经常有人通过咒语把它们召唤到地球上以实现种种目的,包括将其作为星际的乘物。在受到洛氏强烈影响的魔幻小说家罗伯特•E•霍华德的柯南系列中,也有类似的飞行生物。

  虽然在这里被翻译为“克托尼亚人”,但这种异形生物与“人”实在没有任何联系。正如前面对旧支配者修德•梅尔的描述中所说的那样,克托尼亚人是以修德•梅尔为首领的一支栖息、活动在地球深处的掘地异形种族。它们的头部生着流线形的触手,柔软的灰黑色身体就像一个被拉长了的大布口袋,但因为地下深处基本上没有光线,人们能感觉到的往往只有它们暗中摸索的触手;它们的上半身似乎有一个隆起,在这隆起物内可能就包含着类似大脑或神经中枢的器官。虽然它们的外形(尤其是前半身)有一点像大鱿鱼,但其实它们完全不是水生种族,甚至反而会受到水的伤害。克托尼亚人寿命很长,超过数千年,但也有保护后代的习性。有人说那种奇怪的、类似圣歌的声音是克托尼亚人的种族特性;对于人类来说,在没有光线的地下,这是探知它们行踪的唯一方法。旧支配者修德•梅尔不但是一族中最强力的个体,同时也被克托尼亚人所有其他的种族成员奉为族神。

  又被称作“噬巨蠕虫(Bhole)”,克苏鲁神话中与克托尼亚人的习性相似的地下异型种族。与克托尼亚人不同,它们的头部没有分裂的触手;它们的身体一般有数百英尺长,全身被粘性液体所覆盖。它们的形态就像是巨型的蠕虫,但是由于这个种族害怕阳光,绝对不会出现在地面上,所以在黑暗的地下人类其实是很难看清它们的真正面目的。与现实世界的巨噬蠕虫相对应,梦地的地下生活着一种叫做“噬巨蠕虫”的类似种族,甚至似乎这两个种族完全就是同一事物在不同位面的映照。噬巨蠕虫生活在纳斯谷(Vale of Pnath)地底,连梦地居民也说不清其真实面貌,只是说它们在山中蠕动爬行而发出沙沙声,以及被它们爬过的生物感觉到的粘性。在克苏鲁神话TRPG中,可怕的巨噬蠕虫会生吞玩家,用粘性液体包住玩家,甚至压扁他们。被巨噬蠕虫压过的玩家不但会立即丧命,连尸体可能都不能保留下来。

  火焰吸血鬼是克苏鲁神话体系中火属性的异型种族,大体上可以分为两个截然不同的类别——但是这两个类别与火属性高位旧支配者克苏嘎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第一类被称作“克苏嘎的火焰生物”,是直接隶属于克苏嘎的下仆类种族,形态表现为众多的发光小型火球状生命体,它们在任何时候都不会离开它们的主人克苏嘎,当克苏嘎被召唤至地球上时,它们也会随着一起出现(当然如果通过一些精确特殊的咒语,也能够把它们单独召唤出来)。这些火焰生命体被召唤出来之后,会把它们周围的所有可燃物体立刻燃烧起来。第二类是以准旧支配者弗塔瓜为首领的火属性异形种族;弗塔瓜是克苏嘎的大祭司,也有人认为他是克苏嘎的下仆或后裔,形态为一团极不稳定的蓝色火球。弗塔瓜带领的火焰吸血鬼类似深红色的爆炸性闪电,它们的特性是从吸收智慧生命体的“生命活力”中得到自己生存所需要的养料——这也就是它们被命名为“吸血鬼”的原因。被它们吸收生命能量的生物会像自燃一般在火焰中爆炸开来。火焰吸血鬼在吸收生命能量的同时也会吸走他们所有的记忆,由于火焰吸血鬼的种群具有一种“蜂巢式集体意志”,所有被它们吸走的生物记忆也是全族共享的。弗塔瓜和他的部下们藏身于彗星克廷加(Ktynga)表面一座巨型建筑里,他们能指引这颗彗星巡游宇宙,寻找高等文明种族做他们的食粮。

  诺普—凯在克苏鲁神话体系中有两个意义,这两个意义的总体归属是相同的,但性质仍然有所区别:一是名为诺普—凯的史前冰原异形种族,在克苏鲁神话中不太引人注意;它们是终北王国神话圈(Hyperborean cycle)的组成部分。这支冰原种族全身覆盖着厚厚的长毛,曾经广泛分布于整个史前终北大陆;它们有食人或是同类相食的习性,性情十分残暴;这个种族与寒冷和冰雪有着密切的联系,以至于一些资料声称它们拥有控制低温的能力;据原典描述它们的头部生有一只角——因此一些绘师对此加以渲染,把它们表现成类似一种巨大的六条腿的北极熊形生物,全身白毛,头顶长出如同独角鲸一般的螺旋形长角。虽然它们是野性十足的残暴生物,但是当时的终北人懂得如何通过一些特定的方法召唤它们。二是一只独立的个体,这只个体其实也就是诺普—凯族中的最大的一只,名称也叫做诺普—凯;这一只诺普—凯是火属性旧支配者、极圈之神阿弗姆•扎的直系子孙,据说它是整个种族的祖先,所有的普通诺普—凯都是这一只繁殖出来的。目前,它被埋葬在古终北大陆的冰层之下。

  与旧支配者、双子邪神之一洛依高尔名字完全相同,但实际上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东西。洛依高尔族是一个古老的异形种族,本来是没有实体存在的,只是表现为肉眼无法看见的精神能量漩涡;但它们经常幻化为实体形态——爬行类的蜥蜴形巨兽,以此出现在人类眼前。在很久很久以前,洛依高尔族从仙女座星云来到太阳系,降临地球上的姆大陆,把姆大陆的原型人类用作它们的奴隶劳动力;可能是由于不适应地球的环境,它们的力量逐渐开始减弱,最终躲进了地下,使人类奴仆得到了解放——这些姆大陆的原始人类建立了史前姆帝国,在姆大陆沉没之后分散迁徙到世界的各大洲。时间推移到现代,地下洛依高尔族的力量越来越弱,基本上很难对人类构成实质性的大威胁;尽管如此,它们仍然有能力从栖息地附近村庄里的熟睡者身上吸收精神能量,受害者在醒来后会感到精疲力竭,似乎得了某种衰弱症,但在黄昏会重新恢复体力。洛依高尔族用吸收来的人类精神能量可以实行种种奇异的超自然行为,比如引发神秘的地下大爆炸或者改变时间的流动速度。

  克苏鲁神话中又被称作“星间蹒跚者”的异形怪物。它们生存于未知的外宇宙中,由于对鲜血的极度贪婪渴求从而得到了这么一个称号。星际吸血鬼与人类恐怖传说中吸血鬼的形象大异其趣,它们的身体本来是完全透明的,人类的眼睛看不见它们的具体形状,但是当它们吸足了血液之后身体会由于充满未消化的血液而呈现出鲜红色,从而暂时性地显现出外在形态——星际吸血鬼没有头,没有面孔,更没有眼睛;它们身体巨大,主体质地犹如搏动的果冻,从一个深红色的核心伸出无数不断波动着的线形触手,在这些线状触手的末端生有吸盘,这些吸盘状口器以一种“食尸鬼式的贪婪”一开一合。它们用巨大的魔爪抓住并撕开猎物,用那些吸盘吸干牺牲者的血液。它们出现时常常伴随着一种超自然的嘀嗒声,这种声音宣告它们的降临,是人类得知危险临近的唯一信号。它们吸完猎物之血后会立即离去,同时发出一种怪诞可怖的狂笑声留在身后。秘典《蠕虫的秘密》里记录了一条召唤星际吸血鬼的咒语,但是召唤它们极度危险:饥渴的星际吸血鬼的首选猎物就是召唤它们的人。

  克苏鲁神话中半人半异形的丑恶种族,由德雷斯创造,最初被形容为“可诅咒的、禁断的缅甸乔乔人”,后来在其他作品中作了进一步的描述,形容乔乔人是一种身材短小,没有毛发的怪异人种,特别崇拜风属性双子旧支配者——洛依高尔和扎尔。在洛氏的小说中也提到过乔乔人,说他们是“可憎的”。参见前文对象形旧支配者昌格纳•方庚的描述,乔乔人是昌格纳•方庚创造出的米里•尼格利和早期人类交配而形成的混血种族,一代一代进化而来就形成了独立的人种乔乔人;他们世世代代生活在缅甸宋高原腹地的阿劳扎古城一带,那里就是双子邪神的藏身之所。有人说乔乔人外表看起来老实,其实内心邪恶无比,常常盘算着人类根本无法想象的丑恶计划。克苏鲁神话中的某位美国传教士来到缅甸并接触乔乔人后,声称他们是“全人类中最令人厌恶的、污秽下流的种类”,他们在宋高原的群山中“不知道生活了多少个世纪”,不论他们做些什么,都绝对不让外界的人类进入他们的秘密领域。乔乔人的族长名叫依—坡(E-poh),据称是一个活了将近七千岁的瘦削的老乔乔人,他是星阶兄弟会的首领,也是洛依高尔和扎尔的祭司长,有人说他在古城阿劳扎被旧神毁灭之后死去了,但这没有任何证据可以确认。

  不定形菌丝是旧支配者扎特瓜的下仆种族,懒惰的扎特瓜经常把自己的意志托付给这些不定形菌丝加以完成。它们的身体由完全不透明的黑色粘性的软泥形物质组成,一般情况下潜伏于扎特瓜神殿的盆状水池之中,当入侵者进入神殿时,它们就从大池中升起:在池中的黑泥物中央就好像加了酵母的面团那样开始膨胀,长出一只不定形的丑陋头部,随着脖子的不断拉长上面开始出现鼓突的眼睛;两根类似手臂一样的东西一点一点伸长,在手部生出触须一般的附肢,向外摸索;然后整个一池的黑色物体如同黑色水银一样溢出盆池,接触后立即长出无数假腿,整个身体沿着地面起伏蛇行。不定形菌丝的身体非常坚韧而有弹性,如同塑胶一般,能够变化成任何形状,通过任何可以想像的方式进攻敌人,还可以通过哪怕是一丝微小的缝隙很快涌入房间。它们攻击敌人的方式是挤扁、咬死和捏碎。

  这种外形骇人的异形种族是外来神舒卜•尼古拉斯的孩子,形象是纯黑色的树状畸形体,看起来由绳状的触手组成。它们站立在地面上就像大树一样高,基本上介于十二到二十英尺之间;它们的整个上半部身体都架在一对或几对粗短的蹄状下肢上,在本来应该是头部的地方从中线伸出一大堆绳状触手,中间是布满皱纹的大嘴,不断滴落绿色的粘液。从侧面轮廓上看它们与大树几乎没有明显的区别,那几对蹄形下肢就好像大树的粗壮根部;上半身从中线开始分歧的身体和摆动着的众多绳状触手正好模拟了大树的枝条。这种生物闻起来就像打开的墓穴,它们藏身在黑暗的大森林中,与树木混在一起——这些森林往往就是舒卜•尼古拉斯秘密崇拜的活跃地区。黑暗之子们经常被召唤出来以主持某些祭仪;召唤它们的方法在邪恶的大魔法师艾本遗作《艾本之书》中有记载,同时还要奉献一些鲜血作为供品。黑暗之子们的职责实际上就是扮演舒卜•尼古拉斯的下属代理人,秘密崇拜者为舒卜•尼古拉斯举行的祭典要由它们加以承认和主持,另外吞食不信仰舒卜•尼古拉斯者也是它们的家常便饭,甚至它们还会通过一些手段在全世界推广对黑暗地母的崇拜。

责任编辑:admin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养殖 | 家禽 | 特养 | 昆虫 | 种植 | 图片 | 行情 | 相关

Copyright © 2012-2018 分分彩 版权所有 Power by  www.wrp7.com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