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养殖 家禽 特养 昆虫 种植 图片 行情 相关

养狗

旗下栏目: 养猪 养牛 养羊 养狗

女儿痴养老父无奈与35只流浪狗同居(图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8-15
摘要:45岁的朱小平救助了很多流浪狗,在锦江城市花园租房与6只狗同居。养狗已经让她倾家荡产,为了养狗,她将70岁老父从内江接到成都,在三环路娇子立交附近一偏僻荒地租房,让老父与35条流浪狗同居。老父亲很气愤:我70岁了还拿给狗折磨!为此三番五次离开这个地

  45岁的朱小平救助了很多流浪狗,在锦江城市花园租房与6只狗同居。养狗已经让她倾家荡产,为了养狗,她将70岁老父从内江接到成都,在三环路娇子立交附近一偏僻荒地租房,让老父与35条流浪狗同居。老父亲很气愤:“我70岁了还拿给狗折磨!”为此三番五次离开这个地方,但又总是经不住女儿的央求,回到这里与狗同居。

  在娇子立交附近的华兴一社的荒草之间,有一栋两楼一底的楼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显得有些孤独。

  70岁的朱荣昌老人就住在这里。与他同住的,不是他的女儿,而是35条流浪狗。昨日上午,他很早就起床生火做饭。女儿从锦江城市花园的租住屋过来,看看她的这些狗狗们,然后添置一些食物。

  附近开荒的工人送来一副猪心肺,他放进锅里,一会儿,肉香四溢。狗们围过来,对着炉子一阵狂吠。这时,空气里弥漫着狗粪、狗尿、肉香和米香的怪异味道。中午,他切了猪肉,和着菜饭,给狗们当午餐。“老是白米饭,它们还不得吃!”说这话时,老朱有些愤怒和不满。

  太阳出来了,他放出狗们,让它们晒太阳。这是女儿吩咐过的,这样可以预防疾病。

  每天,老朱的生活就这样度过。朱荣昌是内江人,去年春节后,朱小平把他从内江请到成都,帮着喂狗。

  两层楼四个房间,都养着狗,狗屎狗尿让环境很糟糕,地上到处都是捡来给狗做窝的废弃布料。一楼右边有一间小屋子。“这就是我住的。”老朱推开门,墙角有一架床,被狗咬得千疮百孔,被子和席子被卷在一头。“不卷起来,狗要撕得稀烂!”晚上,除了他,这间房子里还有两条狗睡觉。

  “我都70岁了,还拿给狗折磨!”坐定,朱荣昌开始数落自己的女儿,眼睛有些发红。他很不适应这样跟狗同住的日子,就在前几天,他还生气离开,但女儿又找到他。“你不帮我咋办?万一狗狗冷着了咋办?”“万一有人偷狗拿去吃咋办?”“万一狗狗饿了咋办?”

  看到女儿这样痴迷养流浪狗,朱荣昌只好委屈自己70岁的身子,再次回到这里跟狗同住。

  06年,18岁的女儿冯立怕朱小平寂寞,花20元钱买回一条狗陪她,取名“便便”。“哎哟,你不知道它多听话,多乖”

  朱小平的老公李时军回忆,2008年的一天,朱小平见一条流浪狗可怜,于是捡回家养,取名“弃弃”。从此,朱小平见到流浪狗就捡,于是家里有了“悲悲”“惨惨”“浪浪”

  家里到处是狗味道,李时军非常反对,女儿也开始很少回家。这且不说,更重要的是经济压力逐渐增大。50斤米,只能吃四五天。一只狗在广场咬了人,赔2600元;狗得了犬瘟,花1万多,打疫苗、买肉吃朱小平再也无力管女儿的学费,这两年,从没给女儿拿过一分钱。

  朱小平没有正式工作,家里就靠丈夫每月1000多元的退休金。2007年,他们在龙泉按揭了一套117平方米的房子,月供1600元。2008年搬进去,后来养狗了,经济吃紧,只好将房子卖掉。

  然后,他们领着狗,开始四处租房子。在龙泉怡和新区,因为养狗太多,后来人家要求搬走;又搬到了锦江城市花园,仍然带着狗。

  在大面铺菜市,做小生意的叶荣也喜欢收留流浪狗。她听人说,有个大姐花了150元从屠夫手上救走了一条土狗。次日,屠夫要杀一条吉娃娃,叶荣挺身花钱相救,正好遇到这位大姐也要救这条狗。于是,知音相遇,感慨良多。

  这位大姐,就是朱小平,此时,她的狗已经在租赁屋养不下了。而叶荣的丈夫,也非常反对收留流浪狗,她每次捡到流浪狗,都会藏在别人家养。咋办?她俩一合计,决定一起租房养流浪狗。多方打听,她们在娇子立交附近的华兴一社找到了现在的这栋房子,开始了她们的爱心养狗。

  没有经济来源,朱小平靠着每天跟丈夫蹬三轮车所挣四五十元的收入生活,每月还得交800元的房租。“狗楼”每年租金3000元。狗食、狗看病,每月花费近2000元,朱小平不住地收养流浪狗,让本来就不宽裕的家庭经济生活变得十分窘迫。

  朱荣昌靠低保生活,但女儿从未接济过他,不仅如此,还让他帮忙照看狗。他总是劝女儿别养狗。“人都救不了,你还救狗”,“我都在吃低保,只要我们自己不虐待狗就行了,不要再往家收狗了。”朱小平反驳:“人有双手,那些流浪狗多可怜,没人管啊。”说这些话时,老父看她眼里噙着泪水。

  看到女儿这样固执,多次劝说无果,有两次,朱父气得干脆回了内江老家。但一离开,朱小平就打电话苦苦哀求,“你回来帮帮我,我忙不过来。”他无奈返回,“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不忍心看到她这样辛苦”。

  朱小平说,在成都上大学的女儿冯立,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和她也越来越疏远了,“她说家里乱糟糟的!臭!”丈夫李时军对妻子的行为也难以理解,“没有办法,一说就吵。”李时军只能忍受,每天将挣来的几十块钱交给朱小平买狗粮。“她中邪了。”

  在租赁屋里,朱小平还养着6条狗,每晚与这些狗同住一屋。这些行为,让叶荣也颇有意见:“你这样跟狗住,万一病了咋办?谁来养它们?!”“你要是还这样,我们就各养各了!”

  对此,成都动物保护组织“爱之家”的负责人陈运莲表示,收养动物的行为是有爱心、有社会责任感的表现,被遗弃的动物非常可怜,朱小平的行为值得支持。在收养行为中与家庭的矛盾难以避免,也很无奈。希望她的家人能尽力理解,也希望社会上有更多的人来帮助他们,让他们不要走得这么苦,这么艰辛。

  心理专家朱文波则表示,朱小平收养动物的行为,是一种情感上的需要。但如果收养动物的行为,超越了自己的能力范围,以牺牲周围亲人的需要为代价,实质上是一种自私的行为。表面上看是尊重动物的生命价值,但她是将动物的生命虚化了,动物的生命价值是远远不能和人相比的。(成都商报 苟明 贺华玲 杨刚)

责任编辑:admin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养殖 | 家禽 | 特养 | 昆虫 | 种植 | 图片 | 行情 | 相关

Copyright © 2012-2018 分分彩 版权所有 Power by  www.wrp7.com

电脑版 | 移动版